資料來源:http://tw.travel.yahoo.com/topic/tw-travel.yahookimo.com.tw/12856591287593

 2010/09/30 Yahoo!奇摩旅遊 文/劉子鳳 照片提供/三立電視台

在非洲,台商們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:「沒得過瘧疾,就等於沒到過烏干達。」這可不是笑話。

為了拍攝珍貴的野生動物「大金剛」(見圖),三立「冒險王」主持人張雁名今年二月遠赴烏干達出外景,才工作不到十天就發起了高燒,一開始,只是忽冷忽熱、肌肉痠痛,像是罹患了流行性感冒,沒想到,他硬撐五天,居然嚴重到意識不清、腦部劇痛,若不是導遊警覺性高,讓他脫隊返回首都坎帕拉急救,恐怕他早已一命嗚呼、魂飄異鄉!

 

大猩猩在眼前

 

事隔半年多,張雁名仍心有餘悸地表示,去年接下三立「冒險王」時,他只是一名主持菜鳥,第一站就先到阿拉伯國家─阿曼、葉門,體驗了伊斯蘭教特有的保守、強悍風格,緊接著又被指派到烏干達出外景,行前,他依規定挨好幾針預防黃熱病、腦脊髓膜炎,還猛吞瘧疾藥(奎寧),「我想,該做的預防都做了,到了非洲只要小心愛滋病、當心毒蚊子就好,沒想到,居然得了可怕的傳染病─瘧疾!」

張雁名發病時,製作團隊一行人剛赴尼羅河上泛舟完,搭著租來的九人巴從烏干達北部一路跋涉到南部鄉下,幾個大男生連同導遊、翻譯不時噴防蚊液,手、腿、背部和脖子,仍被毒蚊子叮了滿身包,「一開始,腫得很大、很紅,之後變成小小的紅點,還是一樣奇癢難耐。」導遊發現原本就有感冒現象的張雁名一連多天錄影時總是臉色鐵青、語無倫次,直覺他得了瘧疾,趁著收工時的傍晚,趕緊送他到附近的一家小診所就醫。

「診所裡烏壓壓一片都是黑人病患,護士忙得不可開交,診所裡連一枝抽血針筒都沒有,她一聽可能是瘧疾病患,馬上拿起一個刀片就往我的大拇趾用力一劃,鮮血就噴了出來,等她採了血檢查完,臉色很凝重地告訴翻譯,不確定是不是瘧疾,反正診所沒辦法治療,不如趕快送回首都。」

那個刀片是新的嗎?如果是舊的,重覆使用前有沒有消毒?張雁名的頭又燒又疼,病到什麼都不記得了,「我只知道,烏干達的愛滋病人數比率非常高,刀子一劃下去我更害怕,心想,得了瘧疾已經夠慘了,根本不敢去想萬一被傳染愛滋病怎麼辦。」

張雁名說,「製作單位花了三千美金等著進『布溫地』森林拍大金剛,每一天行程都排得很緊湊,唯一的辦法就是行程延後幾天,然後兵分二路,讓攝影師、工作人員留在南部拍外景,隔天一早,翻譯陪我一同搭公車趕回北部向大醫院求救,那趟車程大約八個多小時,導遊笑說,你終於有機會體會烏干達的『人肉馬殺雞』了!」

什麼叫「人肉馬殺雞」?原來,烏干達的公路仍是石子路,沒有一處是「平」的,公車一路震動、顛跛、搖晃、跳動,全身的肉會跟著顫抖、起伏。張雁名病到奄奄一息,原本很慶幸一上車就找到了兩人座,上車後,「頭痛得要命,又被車子震到暈眩、噁心,座位中間的走道上陸續擠上更多、更多的黑人,有的抱著小豬『拱、拱』直叫、有的提著雞隻和鴨子,大熱天三十多度,體臭、汗臭混合了動物的糞便臭味,薰得我差點死去....」

最慘的是,「車上的人實在太多了,我和翻譯都很擔心一旦下車上了廁所,回來連位子都沒了,只好一直憋、一直憋,憋到冷汗直流、直打哆嗦,我覺得那八個多小時車程的每一分、每一秒都過得好漫長,我肚子好餓,只能一直從窗子探頭出去買小販兜售的『烤香蕉』維生,因為只有這種食物沒有水份。」

 

烤香蕉

 

有趣的是,張雁名一連吃了十五根香蕉,吃到連隔壁座的黑人都很好奇地問翻譯:「烤香蕉真的很好吃嗎?」張雁名簡直哭笑不得,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。
多虧了當地台商傾力協助,張雁名撐到坎帕拉的醫院比別的病人更快住進了病房檢查血液、打點滴、投藥,之後就搬到台商家住了三天,第一晚,「我一直發高燒、做噩夢,幾乎沒辦法閤眼。」

幸好,台商家的佣人炒了台菜給張雁名補元氣,經過三天持續往返醫院吃藥、復檢,醫生很嚴肅地告訴張雁名,回台灣要持續追蹤、治療,很多大陸商人和他一樣搞不清楚自己不是被毒蚊子咬到、還是瘧蚊,以為只是了小感冒,一回大陸就病死了,「醫生說,我之所以沒死,很可能是在出發前先吃了瘧疾藥,被瘧蚊咬了,瘧原蟲硬是被壓了下來,才沒有爆發開來。」

由於主持進度已經延後了四天,張雁名病體未癒,還是得工作,「只好又搭了一趟八小時的『人肉馬殺雞』回烏干達南部。那一趟,我延路看很多小茅屋,茅屋外有很多非洲小孩窮到揀地上的土來吃,馬上想到電影『最後的蘇格蘭王』裡吃人肉的國王阿敏,不禁毛骨悚然,我告訴自己,無論如何一定要活著回台灣。」

 

 

 

如此「拚命三郎」果然感動了天,張雁名拖著病體進入金剛的居住地─「布溫地」森林時,一看還要爬三十分鐘山路,馬上找來一把大捌杖當支撐物,硬是爬入了山裡,他和製作團隊跟著「大金剛」遺留下來的糞便一路聞「香」尋覓,最後居然找到了最罕見的「金剛王」!

所謂的「金剛王」,就是大金剛家族的首領,「它遠遠坐著,背上、手臂長了銀色的毛髮,頭上還有一道很大的疤痕,可能是年輕時打鬥留下的印記,它真的美好、好美哦~,而且很安靜地坐在,光坐著、就有兩百多公分高!」
張雁名和「金剛王」四目對望的畫面實在太珍貴了,攝影師趕緊拿出V8想拍下這精采的片刻,「當時,我內心湧起一股難以言諭的感動和驕傲,那一剎那間,我完全忘了血液裡還有瘧原蟲在做怪。」

有趣的是,個性溫和的「金剛王」一眼就看見攝影師手上的V8,不但沒有大發雷霆,反而轉開臉、瞬間舉起了左手遮起半邊臉,「那個動作迅雷不及掩耳,像極了好萊塢大明星驚見狗仔隊時的反應,大家當場笑成了一團。」

帶著「金剛王」的畫面回到台灣時,正好是農曆過年前兩天,「天蠍座」的張雁名原本很壓抑,一講到母親大過年煮了滿漢大餐和豬腳給他進補,也不禁有點哽咽。他說:「長那麼大,我從來沒有這麼感傷,想到自己在烏干達打了幾通電話給媽媽報平安,每次只說幾分鐘,也只改敢報喜不報憂,一直安慰她過年前一定回來,其實,我心裡怕得很,說真的,能再吃到媽媽煮的年夜菜覺得好幸福哦!」

體驗到「重生」的幸福感,烏干達反倒成了人生最美麗的回憶,張雁名強調,烏干達的外景行程既很恐怖又有趣,特別是製作團隊一行人開跋到尼羅河上泛舟,「那兒黃水滾滾,水勢湍急,五個大男生擠在一艘較大的獨木舟上伐槳,旁邊有幾個救生員則坐著單人小獨木舟跟著一旁,隨時準備救人。」

 

獨木舟

 

獨木舟

 

「一開始,『導演』還正經八百說,等一下大家要錄串(錄旁白),不要緊張!沒想到,獨木舟伐沒多久就一直翻船,我掉進水裡,喝了很多黃泥水,眼前一片黑,突然之間,有一隻大手用力拉住我,幾秒後,我被扔回舟上,眼前一片光明!抬頭一看,驚見導演歪坐在位子上,另一邊是導遊,頭上好像被什麼東西敲了個大洞一直在流血,導遊很生氣,大嚷真倒楣,剛剛是誰打的,當了幾十年導遊帶過無數人泛舟,這還是他第一次出事。」

「大家面面相覷,都在猜『罪魁禍首』會不會是『導演』,只有他坐在導遊旁邊,會不會翻舟時他用力抓著槳,身體一歪,剛好打到導遊,但是,沒一個人敢開口問是誰的漿打的,哈、哈、哈!」

這位張雁名口中的「導演」真可憐,那條獨木舟一連翻了好幾回,別人都是「飛」進河裡被人救起,只有「導演」翻舟時牢牢抓著槳,活活被獨木舟壓在正下方,,沒人救得了他,只得自己放手,潛入水深處,再繞一個U字型游到獨木舟外側,「導演好不容易掙扎爬出來,一直叫『救命啊~』,大家全都笑翻了,結果,大家還是連一句『錄串』都沒錄到。」

為了搏收視,生平第一次到非洲的張雁名,同時也是生平第一次泛舟,不但能「苦中作樂」,也從文弱書生搖身一變成了黝黑、壯碩的「冒險王」,一直到現在,他還是很想念烏干達那頭「金剛王」,「野生動物真的太美了,真的!大金剛吃素,我們可是一路聞著它的大便才找到它,總覺得那一坨坨大便裡有股淡淡的草香,一點也不臭.....」

人物介紹:張雁名銘傳大學國貿系畢業,今年27歲,一出道就和吳尊一同主演偶像劇「藍球火」,近年來,拍了多部大愛電視劇,並擔綱演出電影新作「魚狗」。擔任三立「冒險王」主持人半年,勇闖高難度的非洲和阿拉伯國家─阿曼、葉門及中南美洲尼加拉瓜!

film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